安迷修

高亮☆‼️:如果在cpteg里面发现在下有什么变态言论,请当做不认识在下!!!!!!!


我的剑从未磨损,所指的方向也一直是前方。只要坚定,信念即是路、亦是光。

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

安迷修说他差一点就要抛弃男人和猫共度余生了。

#雇佣兵pa
#ooc预警
#鬼知道在下在写些什么
——————以上————





1.

“我捡到了一只猫。”

男人坐在朴素不过的书桌前,开着朴素不过的台灯,骨节分明的手握着一支朴素不过的签字笔,在朴素不过的日志本上落下一行刚劲的汉字,却也是朴素不过的家常。然而,就在一切的一切都平淡到让人觉的下一秒出现在文字里的就会是早上菜市场不太新鲜的番茄时,手的主人却微微顿住了,像是在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写下去似的。半晌,终是有了些思路,笔杆再次动了起来,替微微泛黄的纸张添上一道又一道黑色的墨迹。

“毛是黑色的。很漂亮,和你一样。哦,还有,它脾气倔的要命,挑食,不过蛮粘人的。也和你一样。”

好看的手再一次停住了,这次停了很久很久,直至杵在本子上的笔尖晕开一个格格不入的黑色墨点,也想不到有什么值得写下的事情了。终是长吁一口气,放下了笔。

今天是雷狮出勤任务的第十五天。

没有电话,没有消息。准确来说——是渺无音讯。

安迷修疲惫的熄掉了台灯,无力的将重心交给了身后看起来不堪一击的椅背,祖母绿色的眼睛有些失焦的望着黑洞洞的天花板。

十五天前,那个紫眸的男人照常和自己告别,照常在门榄边和自己交换了一个缠绵过分的吻,照常向自己提议晚饭的番茄牛腩里多加点盐,照常在指挥部接到了一个S级的任务————然后不照常的再没有回来。

十天。像是一个警戒线一般。十天一过,雇佣兵若是仍然没有回到指挥部交达任务,也没有任何延时信息,指挥部就会把雇佣兵的名字拉进那个黑色的文件夹。

『死亡人员名单』

安迷修没有想过,准确说……谁也没有想过,凹凸佣兵所NO.4的名字会在他本人八十岁前出现在上面。

可现在,清晰过分的五号宋体黑字着实刺痛着人的眼睛。第一排,第一个,墨水刚刚干掉的地方,落着的那两个字。是他爱人的名字。

男人缓缓阖上了有些酸胀的眸子,片刻后撑着桌面站起身来,抱住了那个从不知道多久以前起就在自己脚边徘徊的黑色毛球,暗暗对自己打气,逐摸着黑走到厨房,拉开冰箱取出一盒鹅肝酱罐头。

“安迷修,你该振作。”

雷狮只是没有消息了,死不见尸。所以只要还有一份希望,就不能颓废。他不是那么容易出事的人,你该明白。

深叹。

况且,就算天塌了————你至少还有一只猫陪着。调笑般暗自诽腹到,俯身看着吃相极其不堪的黑色小团子,几分强硬的挑了挑唇角。




2.

时间转瞬,一个又一个三百六十五天飞逝而过。

安迷修已然年过三巡,虽然岁月似乎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什么显著的痕迹。倒是那只当出几乎可以算上瘦骨嶙峋的黑色小奶猫,却是变的油光水滑不少,每天的日常就是围着自己的铲屎官咕噜噜的叫唤。像极了....

....够了,够了。安迷修无奈的摇摇头。

他已经没有力气去感叹它像某个人了,也没有胆量去回忆了。

这些年来,他推掉了所有亲朋的好意关怀掀起的一波又一波相亲风浪,却也再没有等来某个谁。

轻吁口气,靛眸微阖。

或许,孤独终老也没什么不好。




3.

暖冬午后泛白的金黄色夕阳透过窗台上茂盛过分的盆景,稀稀拉拉的洒在面容较好的男人和他怀里的猫身上。碧色的眸子里水光粼粼,唇角的笑容温柔至极,一切都美好的像是一幅油画一般。可就在这个让人不自觉想要定格住的瞬间,门铃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快递!!”  门外的人大声嚷嚷着。

快递?安迷修愣了愣。他可不记得自己买了什么东西。组织的来件么?

男人狐疑的微微蹙眉,却依然放下了怀里的猫,起身踱步拧开了门把手。

迎接他的是一个拥抱。

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拥抱。

蓬松柔软的黑发,淡淡的烟草混杂着古龙水的气味,————以及那双沉淀着星辰大海的紫色眼睛。

熟悉的一切一切。

安迷修木纳了,紧接着,泪水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滑落,打湿了久别未见的恋人价格不菲的黑色呢子大衣,却是不止不住的欢愉和欣喜。

“你他妈还知道回来..雷狮你个混球还他妈知道回来..”

雷狮一言不发了好一阵,只是箍紧了安迷修颇显消瘦的肩膀,有一些没一下的安抚着。

“....丢死人了。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许诺一般,眼前的黑发大男孩,噢,应该是大男人别扭的说到,却是沉甸甸的认真和难得一见的温柔。

“我再也不会走了。”





还好我没放弃。

终于等到你。




4.
第二天,安迷修捂着吃痛的腰把雷狮踹出了家门 。





5.
一周后,凹凸佣兵所快传疯了。NO.4“海盗”完完整整的回来并和NO.5“骑士”双双辞职了,boss心扉痛彻男大不忠留。



6.
后来很久很久以后的某个晚上,安迷修和雷狮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发现了自己家的猫学会了狗叫。

——————————————————————————❤️

happy  end.

ˉ若非心里有人,怎会暗里有光。

ˉ现pa。雷安交往同居前提。










盛夏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透过窗户落在房间里,为素色家具尽数镀上层金边。车水马龙与蝉鸣皆被隔绝在外,一切朦朦胧胧看不那么真切,从空调吹出的风隐约叫嚣着,四周却安静到似乎除了那点微弱响动外再听不出什么声音。

不,还有他的呼吸声。

我想我大抵是睡醒了的。虽然眼皮还略有些沉重,但那不妨碍它张开并露出一对碧色眸子。我能感觉到瞳孔在用一种不慢不快的速度扩大,得以适应身周黑暗。

我看清了原木色的床头,看清了橱柜上放着的一小摞硬皮书籍。我读过它们,他也读过。出乎意料的,他对于读书这件事一点也不厌烦。在光线极佳的午后,他总会端着一本书赤脚坐在阳台里。纸页和偏白的面庞,就连同墙壁一起被镶上暖意,好看的像一幅该被永远定格的摄影作品或油画。这样斟酌着,我抬眼。便理所应当望见了那张精细至极的脸。

他还在睡着,我喜欢看他睡觉时的样子。明明那么闹腾一个人,睡着了偏安分的不像话。深色睫毛长且弯耷拉着,衬得皮肤更加白錾,还时不时微微颤动两下,如同两只摇摇欲坠的蝴蝶。我就这样看着他,良久良久。他终是舍得打了个哈欠后悠哉悠哉惰怠的睨开了眼,活像只没睡饱的猫。我没有躲开视线,他也自然而然投下了视线。

目光交融。我们对望了片刻,随即不约而同的挑起了唇角。

“怎会暗里有光。”

一夜之间全mp的安迷修都变成女仆了啊——!!

ˉ我终将溺死于这片悲伤之海。







呼吸是无论如何放轻也掩盖不了的搏动。伴随胸腔里那一膛尚还炽热的粘稠液体和心脏敲击逐渐憔悴松弛的助骨,闷痛却无间断的在脑海中稳持利剑勾勒那两个血迹斑驳、已然深入骨髓的字眼。

所谓活着。

患失患得且孤立无援,被困在由使命与道义铸成的高塔亦或是孤岛上。美其名曰享受维护正义的孤独,实则只是对救赎不再抱有期盼。终会有人无法跨过正与恶的界限,也有人不会想去尝试跨域。尽管知道那离教科书般的自由近在咫尺,但同样遥不可及。

坚守好自己该做的。信仰,期望,惩戒,守护。既然一样也不能辜负,那么又该如何去尊崇。风不会转告什么,雨也不会。我想,我在过去的十九年里做的还算不错。

而现在深陷于迷惘的泥潭中无法自拔的又是谁呢。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颓丧,也不是理应由在下嘴里迸出的话语。但,毋庸置疑的,我疲惫了。”

“身心俱疲。”

ˉ我曾于人间停留过最美的年华。

ˉ死亡流血表现有。
ˉ二次捞改。






早已看不清颜色的眸子被血液浸的生疼,却连抬臂擦去的力气都没有了。微微阖了阖眼,张口欲说些什么,终是只挤出几个残破的气音。心里越发觉得嘲讽,无力感更是如潮水般跌宕而至。看看吧,大赛第五。就这么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倒在血泊里——事实上也做不到再去移动半尺了。长吁口气,牵强的扯起嘴角笑了笑。至少是自己认为在笑。也的确是想笑的。

有过喜恶,有过愉悦和悲伤,有过满足也有过遗憾。目光所及的血色渐渐模糊。轻轻哀叹一声,释然般的想到。自己这一生还算圆满。

像是慢放的无声电影似的。与师父隐居山林参悟正道的孩童;初入尘世的少年;对刚刚救下的不知名的小姐脸红窘迫的骑士;与雷狮海盗团针锋相对的大赛第五;以及现在躺在一片触目惊心的殷红里渐渐失去生气的安迷修。从那些难忘的往事到点点滴滴的琐碎,一幕一幕的呈献于眼前。看着看着,正艰难跳动的心脏也不觉储起暖意。

师父说过,每个对世间留有眷恋的人死前会重温一遍自己的一生。这是上帝给予那些人对尘世最后的赏赐。

..
要提前退场了。

眼前逐渐由暗红转为泛着亮光的白。大脑混沌不堪,意识逐渐流逝,耳膜轰鸣不断。再也听不见什么,也再无法去想什么。急促而虚弱的咳嗽了几声,带出点点血花。半晌后终是无可奈何闭上了眼。呼出了最后一丝带着余温的气息。


都结束了。

晚安,这世界。

请记住,在下曾经来过。

群里面有个艾比小姐说雷狮和在下都是衣架身材来着。

于是就画了。👀✨

情头自取。xxxx

睡十年长评。

咳,在下知道用语c号写cp相关长评不太妥当,但因为当时把一系列关联全放在这个号上了,没能申请新号。在下对此深表歉意。希望诸位能够谅解,在下只是站在读者的角度去看这个故事,并写下这篇长评的。

其实每看过一篇文,我都会有很大感触,但这种平淡的生活却偏偏正中下怀。

有过波澜,有过风雨,有过平静,有过温暖。善解人意的家人,玩笑嬉闹的朋友,以及相爱着的、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放开彼此的两个人。

那种似乎触手可及的幸福。

就像是初夏时微凉却阳光明媚的早晨,绕着脚边跑过的猫,上完体育课后笑闹欢脱冲进凉爽教室的刹那和冻实的小奶糕。

令人愉悦,如此简单的就能换来满足。

但人生缺少的,恰恰就是这种幸福感,不是么?

再来谈谈文章内容吧。

除了字里行间夹杂的迷情剂*香味,吸引在下的还有很多。

比如两个人从相识到相知,再到莫名其妙的恩怨纠纷,以及最后的感情。老师的节奏把握的非常到位,既不让人觉得拖拉,也不让人觉得突兀。就好像这不是出于写手笔下的故事,而是他们就该这样,就这样过。在下真的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尤其是安母那里的描写,温柔的过分。

恩..最近比较瓶颈,有点写不出东西。没有把语言阐述的太清晰简练,实在是非常抱歉。

但,十年有多长呢?

这点很多人都清楚又不太清楚。不过,不要紧。在下想,他们会在一起无数个十年。

————————————————————————————
*迷情剂:哈利波特里的一种药剂,可以在里面闻到自己喜欢的味道。比如熟透的黄燕麦和小熊橡皮糖。✨

占teg致歉。

顺便暗邹邹打扰一下老师,诸位请务必去看文。! @兰芽

☆安迷修口白练习☆

#瓶颈期的挣扎。1s




1.杀人前会说的话
“正义终会战胜邪恶的,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2.洗澡时被偷窥。
“抱歉,您的做法有失妥当,请自重。”

3.睡醒时发现旁边多了一人。
“...?那个,您安。早上好。...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会在这里,但在下想自己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需要送您回家么?”

4.食物不合胃口。
“在下不挑食。”

5.打架拿错武器。
“...不趁手的武器在面对敌人时会落于下风,这是师父的教诲。所以,在下认为自己不会犯这种错误。”

6.起床找不到衣服。
“...唔,有点麻烦。如果没记错的话昨天是放在床头了...?还是先重新找一件穿吧。”

7.装逼成功呛声。
“放马过来吧。”

8.路上遭遇劫匪。
“抱歉,在下并不想伤害您。如果您愿意和在下去自首,并归还赃物的话。”

9.欠钱不还。
“这种事情有违骑士道,在下绝不会做。”

10.被人借钱。
“能帮助到您真是再好不过了。如果还需要什么的话,欢迎来找在下。”

11.和好友喝茶谈心。
“有什么困扰的事情么?那么不妨对在下说说吧。以骑士的名义发誓,绝不会外传。”

12.故人重逢。
“..好久不见,最近过的怎么样?”

13.做好事被问姓名。
“姓名么?在下安迷修。如果可以,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

14.不得已行窃被抓现场。
/

15.使唤手下。
/

16.教育徒弟。
“信仰即是前行的道路。今日我予你这把剑,只要你的生命不息,它便不会折断。但若是你走上歧途,在下定会亲手将你讨伐。”

17.研磨吟诗。
/

18.冷窗观雨。
“天气不太好啊,。希望没有哪位美丽可爱的小姐忘记带伞。”

19.高峰攀月。
“...风景真好,可惜不能带师父来看看。”

20.喝醉了。
“..呼。zzzzz”

21.梦中呢喃。
“.......zzz师父.”

22.半夜屋中进贼。
“在不经过主人同意的情况下闯入住宅是非常失礼的,在下想您需要反省。其次,已经很晚了。”

23.威胁人质。
/

32.报仇。
“..在下不会伤害无辜的人,但你罪有应得。”

33.被寻仇。
“既然他伤害了别人,那么您也没有寻仇一说了。”

34.亲手做吃的。
“嘿,您要尝尝看么?在下很用心的。”

35.退场前。
“...剑之所向,心之无悔。”

36.故地重游。
“这里还是没怎么变啊,。”

37.凭吊故人。
“你变了很多,在下都快认不出你了。”

38.丧失部分记忆。
“...雷狮?名字很可爱啊,应该是个乖孩子吧。”

39.被呛声噎住。
/

40.被暗中下毒。
“...为什么这么做?”

41.痛苦挣扎。
“....唔,..要杀了在下..就干脆点。”

42.背叛。
“在下不会背叛任何人。”

43.被驱逐时。
“..无话可说,心正即安。”

44.心情很好。
“今天天气真不错,也许可以邂逅一位美丽的小姐呢♪”

45.功成名就时。
“..让他们回来。”

46.调侃/调戏别人。
/

47.虚伪道谢时。
“还真是不胜感激啊,恶党。”

48.认识新朋友。
“您安。在下安迷修,是位骑士。方便交个朋友么?”

49.撕破脸。
/

50.如果有圆满的结局。
“如果真的是这样,请务必好好活下去。”